[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在和以色列近距离接触的日子里
来源:邱永祥   时间: 2019-04-04    字体大小[]

      19903月的一天,在中国科学院国际合作局的会议室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就是中国外交部负责西亚事务的副司长。宾主落座寒暄之后,副司长讲道,在中国和以色列正式建交以前,请中国科学院和以色列的相应机构建立联系,作为建交谈判过程的一种辅助性安排。国际合作局副局长程尔晋表示,“我们对外交事务不太熟悉,让我们管外交方面的事会不会有些不顺当?....”副司长指出,这只是短期的安排,如果有问题和困难,他们会协助解决。会见后,合作局领导尽快向院领导作了汇报。经主管国际合作事务的副院长孙鸿烈请示院长周光召,合作局正式接受了这件特殊的任务。

      首先要做的,是在合作局内部建立“以色列事务办公室”,开始和以色列方面相应机构以色列科学与人文科学院(The Israel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Humanities)建立联系。众所周知,以色列是具有先进科学技术的国家,和以色列科学院(以下称以科院)合作对中科院也是有利的。以科院很快作出反应,派主管以科院日常事务的总干事(Director General)兼局长(相当于秘书长)扎托克来京,协商在北京建立办事处事宜。

      在办事处选址的过程中,先在北京海淀区看了几个地方,都不满意,最后还是在比较靠近使馆区的东侧,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办公室就设在建国饭店二楼。以方对房间进行了装修和布置,特别装了严密的门禁系统,外人只有事先联系,通报并经过核对才能进入。对于这个办事处,中科院方面最重视的也是安全问题,院保卫局派富有经验的宋伟处长,并通过上级保卫和安全部门,会同建国饭店安保人员做了周密的安排,确保以方人员在北京的安全。同时,院国际合作局委派一名年轻工作人员长驻办事处,协助以方熟悉情况,开展工作。

      办事处第一任主任是以色列著名水科学专家沙何伟教授。这是一位和蔼的老人,和几乎所有以色列科学家一样,曾在美国接受系统的专业教育,持有美、以两本护照,讲得流利的英语。他对水科学有很深的研究。他和夫人希拉到北京之后,对中国科学院、北京以及全国的情况作了详细的了解,为开展两国科技合作做准备。办事处另一位重要人士是吉拉特,他熟悉外交事务,从行政后勤方面打理办事处的日常事务。后来,以科院派了驻京办事处的第二任主任、老资格外交家苏扶特。他曾在多国任大使。他的到任说明中国和以色列建交的时机已接近成熟。到了19921月份,中以宣布正式建交。到这时,中国科学院的这一段特殊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在1990年到1992年初这段时间里,在以科院名下有多批访者来华,其中大部分是科学家,也有以色列外交方面的人士,他们来华和我外交部人员进行接触,显然是为中以建交做准备的。在此期间,中科院派出两批科技人员对以色列科研单位和大学进行短暂访问,还由新疆分院派出两名年轻访问学者赴以色列进行学术交流。上述交流大部分涉及的是双方感兴趣的学科,如农业、水资源保护与利用、沙漠化治理、生命科学、以及技术、物理化学等基础科学。这些访问大部分是短时间的,增加了双方的了解,为以后的合作打下了基础。由于这时中以两国并没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没有在对方设立使领馆,故不能签发签证,所以上述交流活动是通过两国设在第三国的领事机构签发的签证实现的。

      以色列位于亚洲西端,濒临地中海。它的国土面积是1.49万平方千米,现在实际控制面积大约是2.5万平方千米。根据2018年的统计,它的人口大约是880万,其中有610万左右是犹太人。从人口和国土面积来看,以色列是一个不大的国家。但是不少人将它称为一个袖珍大国,在许多方面都很有特色。现在全世界大约有1300万犹太人,除了600多万居住在以色列之外,有500多万居住在美国,其余人就散居世界各地。犹太民族有4000年左右历史。在1948年根据联合国决议建立以色列国以前的大约1900年的历史过程中,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竟没有忘掉他们的文化。1948年以后他们很快集聚到一起,仍然延续着自己的语言文字、宗教、习俗和文化传统。联想到人类历史上有那么多消失的文明,犹太文化的延续可以说是一个奇迹,甚至令人难以理解。

      以色列建国之后,用了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就把一个国土面积一半以上都是荒漠的国家变成了具有高度发达的工农业和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的国家。现在它的人均GDP是大约3.5万美元。在全世界历年获得诺贝尔奖的770人当中,有150多个犹太人。吸引世人们目光的,还有它众多的位于世界科学研究前沿的卓越中心,有它的占国家GDP 4.25%的庞大的科研经费投入和占GDP 8%的教育经费投入,有它的优秀的国防军和驰名世界的特工组织摩萨德。

      如果参观以色列的农场,首先看到的自然是成串儿的有垒球大小的柿子椒和葡萄串一样的西红柿,各种的蔬菜,和万紫千红的鲜花。这些鲜花采摘当天就可以送到欧洲各国顾客的手中。在农场的边缘,一个简陋的小棚屋里,操作人员在电脑上简单按上几下,就启动了灌溉程序。在农场中央,可以看到两个巨大的管子,直径大约有80厘米,一个蓝色的,一个红色的,从很远的地方延伸过来,又伸向很远的地方去。这就是以色列独特的水资源管理系统。那个蓝色管子里流的是普通干净水,可以供人饮用,也可以部分地用于其他目的;红色管子里是处理过的污水,适用于灌溉。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多年的争斗,除了民族宗教文化等原因之外,在物质层面上主要是为了争夺土地和水资源。以色列把全国的水资源都放在这个系统里面管理起来,每年按计划逐级下拨用水指标。更值得称道的是他们的灌溉系统。人们知道噴灌是以色列人发明的,可以节约大约一半用水。后来他们又发明了滴灌和微滴灌,就是通过埋在地下的管子把水送到植物的根部,一滴一滴地按需要提供配有必要肥料的水。这样可以节约大约95%的水资源,真正作到了一滴水都不浪费。

      1991年初,以科院驻京办事处为纪念犹太人的逾越节在北京举办了一个小型招待会。参加者有中科院研究所的人员,中国国际旅行社人士(当时中国国旅在以色列已设立办事处,这是和以科院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相对等的待遇)以及以方的十多人,其中正好有从以色列来访的科学家小组。

      招待会的饮食自然不是中餐,也不像西餐,而是犹太人特有的传统饮食,外人叫不出名字来,多数是在他们历史上具有象征意义的食品。招待会开始不久,只见以方人士慢慢坐在一起,开始朗诵诗歌。他们用的是希伯来文,中方人员是听不懂的。后来慢慢变成吟诵歌唱,那声音低沉凝重,如歌如颂,如泣如诉,充满了悲愤的感情。再后来,声音变得更悲壮。人们看到他们眼里含着泪花,似乎能看到他们的先人在埃及受苦被奴役的情况,看到他们的先祖摩西带领犹太人逃离埃及,经过千辛万苦,来到了他们后来的家园。似乎看到了在马萨达高地的几百名男女老少犹太人被罗马帝国大军长期围困,最后全都自杀而绝不屈服的情景;似乎还能看到犹太人被驱赶以至流散世界各地,成百万地被杀戮,但是他们顽强地生活,顽强地保留着他们的文化和宗教传统。...只有了解了他们悠久的历史,多灾多难的经历,似乎才能慢慢地理解到,他们为什么那么优秀,似乎能看到马克思,爱因斯坦,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中,世界顶尖的大科技企业和大银行的领军人物中的犹太人。他们的成功,除了一些人认为的他们的智商略高于普通人,他们的教育很成功之外,更在于他们深厚的文化传统,在于他们有强大凝聚力,顽强奋斗和宁死不屈的民族精神。

      和以色列近距离接触,和犹太人近距离接触,是将近30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留给人们的记忆还历历在目。近年来,以色列和阿拉伯巴勒斯坦之间冲突不断,令世人痛心。我国奉行同时和阿拉伯巴勒斯坦友好以及和以色列友好的政策。阿拉伯民族是历史悠久的优秀的民族。真心希望巴以和阿以争端能早日得到解决,犹太民族和阿拉伯民族永远共享和平的生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