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长者风采 > 作品欣赏 > 散文
有缘科学在春天
来源: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余德浩   时间: 2018-10-12    字体大小[]

     

    1978331日是个不平凡的日子,对于中国的科学工作者这一天尤其难忘。就在这一天全国科学大会闭幕了,我们的郭沫若院长发表了重要讲话,题目是《科学的春天》。他激情洋溢,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声音:“‘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是革命的春天,这是人民的春天,这是科学的春天!让我们张开双臂,热烈地拥抱这个春天吧!”这声音振聋发聩,仿佛至今还回响在耳边。

    整整四十年过去了。往事历历在目。四十年前的那一天,我还在北京远郊的密云县化肥厂工作,我多么渴望能进入中国科学院,回归我的数学专业,从事数学研究工作啊!数学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学科,华罗庚是我最崇敬的大数学家,我曾立志要成为数学家。记得在五十六年前的一天,华先生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上海视察期间到访我就读的中学。我有幸见到他,在操场聆听他关于火箭轨道计算的报告。更加幸运的是,我还被老师引见与他交谈。正是听从了他的建议,1962年我报考了中国科大数学系,并以高分被录取。我受教于关肇直、严济慈等著名科学家,五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当时我多么想到中国科学院工作啊,但形势的变化使分配方案与以前大不相同。1968年我被分配到山西的部队农场种地,1970年再被分配到县农机厂做工,随后于1972年被调到县化肥厂工作。就这样我脱离数学专业整整11年。这期间我多次想调动工作,关肇直老师也曾要调我到数学所,但几次调动都以失败告终。

    1978年改革开放了,科学的春天到来了!国家恢复了研究生制度,中国科学院又要招收研究生。这对于一个从小立志要当科学家,誓为祖国的科学事业奋斗的青年,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好消息!这是我向往和期盼了十多年的特大喜讯啊!我欣赏大诗人李白的诗句:“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坚信“机会只给有准备之人。”我白天在工厂上班,汗流浃背辛勤劳动,晚上挑灯夜读,刻苦复习大学课程。我相信我的实力,报考了中国科学院冯康先生的研究生。因为在中科大学习时打下了扎实基础,因为有理想信念的支撑和关肇直老师的鼓励,我在大学毕业十余年后还是没有忘掉数学。临阵磨枪的努力也没有白费。我的考试成绩名列前茅,被中科院计算中心、被冯康先生录取了。后来才知道,那一届冯康老师只带一名研究生,而报考他的人有数十名。我终于进入了中国科学院,这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这是我年轻时就有的理想啊!

    197891日,我接到了正式录取通知书,兴奋激动之情难以言表。我欣喜若狂,情不自禁写了四首七律,题为《接研究生录取通知有感》。其中的两首写道:“'文革'十年感悟深,脱离专业赤心存。几番商调难归口,一意钻研未入门。长望献身科学院,多年注目中关村。今朝阔步红专路,苦战攻关报国恩。”“毕业十年又进城,今朝已是研究生。元凶粉碎心花放,妖雾清除喜泪横。道远关山勤迈步,峰高科技勇登程。他年四化宏图展,献我青春更远征。”正是在1978年那个不平凡的年份,正是在“科学的春天”进军号吹响后的第一个金秋,我迎接着科学春天的强劲东风,迈进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大门,开始了三年硕士加三年博士的刻苦攻读。十年的蹉跎岁月已使我的学业荒废了不少。在农场和工厂工作使我长期脱离数学专业。与那些毕业后就直接分配到科学院或高校工作的幸运儿相比,与那些只比我高几届但在“文革”前就已进入中科院的学长相比,我在科研上晚起步了十多年。我只能通过加倍努力来弥补。我要努力追赶,“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

    我的导师冯康院士是国际著名数学家,中国计算数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在我成为他的学生时,他已以独立于西方创始有限元方法而享誉国际。冯康先生是名师,也是严师,我有幸跟随他学习了六年。能成为研究生,有机会跟着大数学家学习,在同龄人中终究是少数。我经历过失落和坎坷,深切体会机会来之不易,当然非常珍惜。冯康先生指导我进入了计算数学研究的学术之门。经过六年的刻苦努力,我完成了学位课程,发表了十余篇学术论文,先后取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有幸成为冯康先生培养的第一个硕士和第一个博士。此后我继续在中科院工作。由于冯康先生已为我指明了研究方向,在这一方向有很多工作可做。1985年我到美国马里兰大学做访问学者,随后又得到德国“洪堡基金”的支持到斯图加特大学做研究工作1988年回国。我很快被晋升为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以后又担任了中科院计算数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计算数学会副理事长,被评为国家级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得到了很多学术荣誉。1989年我的研究成果“正则边界元方法与自适应边界元方法”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2008年我的研究成果“人工边界方法和偏微分方程数值解”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直到退休我发表了120余篇学术论文,出版了多本中英文专著和研究生教材。作为博导我也培养了二十几位学生,他们现在多数已经是教授或研究员。

    20101月,计算数学所职工为了在研究院春节茶话会上演出节目,委托我写一首朗诵诗。当晚情之所至,一气呵成,写下了长诗《我爱数学》,其中有两段是这样写的:“我爱数学,数学是数字的和谐交响。我爱数学,数学是空间的精密度量。我爱数学,数学是我们的学科方向。我爱数学,数学院是我工作的地方。数学家曾是我最最崇拜的偶像,到数学院工作是我早年的向往。数学中间有我享受不尽的乐趣,数学研究实现了我童年的理想。”“我爱数学,数学是我终身的职业。我爱数学,数学是我奋斗的战场。誓为祖国数学事业的兴旺发达,贡献我们青春年华和智慧力量。”

    获得国家奖那一年我已经63岁了,按照规定我不能再招收研究生。在我65周岁生日那一天,研究所举办了欢送我退休的午餐会。我在会上朗诵了题为《退休杂感》的七律三首,其中两首是:“数系时空巧剪裁,华年不负此生才。求真报国多机遇,立德留言有舞台。顺逆炎凉成往事,功名利禄化尘埃。无私无畏终无悔,热血丹心向未来。”“投身数学赋诗篇,一往情深五十年。开拓创新唯恐后,继承发展竞争先。追思岁岁攀登路,回味声声肺腑言。喜看夕阳无限好,发挥余热在今天。”

    从考上中国科大开始至今已有五十六年了。虽经历坎坷,但有幸遇上“科学的春天”,在科学研究的岗位上,为国家工作了四十年。一路走来,尽管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但献身数学的志向已经如愿以偿了,退休前获得的国家奖励也给我的学术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很欣慰,此生无愧,此生无憾。今年迎来改革开放40年,也是《科学的春天》发表40周年,我写了七律《重读“科学的春天”》:“男儿立志上书山,拼搏攀登五十年。无愧人生逢盛世,有缘科学在春天。潜心攻读痴情久,刻苦钻研梦境圆。霜鬓秋风明夕照,承前启后谢先贤。”谨以此诗作为本文结尾。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