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九大
首页 > 专题活动 > 喜迎十九大
党的18大以来一个老图书情报工作者的所学所为所乐所——喜迎党的19大感
来源:  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退休人员 孟广均   时间: 2017-09-28    字体大小[]

   

  

  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党的正确政策指引下,全国人民在国家的各行各业建设中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学研究的主要基地之一, 在自然科学和高新技术领域取得了许多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优异成果。作为其支撑机构之一的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在软件和硬件建设上, 在提供图书情报服务方面, 都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已跃入国际先进图书馆的行列。 我个人也随着事业的发展成长为一名不愧为中国科学院图书馆人的图书情报工作者,并在工作50余年后200470岁时光荣退休。在2012年党的18大召开至今的5年间,一方面享受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惠,沐浴着党和国家的恩泽,另一方面仍有老骥伏枥的情怀,想继续在老有所学所为中享受快乐和感动。这里是近5年一个老图书情报工作者积极度过余生的“个人记忆”,仅以此作为喜迎党的19大,向敬爱的党组织的汇报吧。

   

  

  学而乐 党和政府对老年人倡导文化养老,是非常重要的理念和举措。这会使我们在满足了物质需求的基础上,大大提高生活质量,在更高层次上享受高尚、健康、幸福的生活,使我们成为有道德情操和文化教养的优秀公民。个人这些年仍是习惯性地坚持学习:学习政治时事与科技新知,仍想与时俱进;学习上网,仍想跟上信息时代;学习欣赏人类创造的宝贵文化遗产,仍想享受丰富多彩的高雅文化生活。

  学习政治时事,经常关注“两学一做”、“一带一路”、钓鱼岛、南海、朝鲜半岛等国内外现实问题,阅读有关材料。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海峡两岸”、“特别关注”等都是一定要看的。

  学习科技新知,力图大致了解航母、大客机、预警机、空天飞机、量子计算机、高铁、人造太阳等的基本知识。学习文教卫新知,电视台的 “开讲啦”、“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养生堂”等知识类节目也是一定要看的。

  学习上网查阅资料、浏览新闻、码字写作、与朋友互发电子邮件。学习通过微信、短信等与朋友实时交流。

  曾几次去中国美术馆看美术展览,有机会看了北京京剧院的京剧演出和北京舞蹈学院的芭蕾舞演出,还经常通过电视覌赏京剧比赛,民族、美声、通俗歌唱比赛,音乐大师课等。能够学习欣赏高雅艺术真是人生快事。

  还有,仍能一边坚持学习一边注意保护身心健康,如到户外活动手脚,散步快走,练保健操,去公园爬山、看花,打乒乓球等。还喜欢到现场或通过电视看足篮排、乒羽、体操等比赛的直播节目。这几年除了去云南、沪宁、港澳旅游外,2014年还去新西兰玩了几天。

  因为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所以只会感到饱满、充实,不让心灵孤独、变老。《远离莫斯科的地方》中泽尔肯德说的太好了:“活着多么有趣,简直使你快活得气都喘不过来了。高尔基说得好,再也不会比他说得更妙了,‘最美妙的职务是在地球上当个人’”。

   

  

  为而乐 作为一个一生从事图书情报事业和教育的工作者,出于对事业与学科的热爱和执着,也出于以前多次激励年轻学子“学习学习再学习,努力努力再努力”,自己也应践行的理念,即使离开了工作岗位,也还是习惯性地关注事业发展,进行一点学科研究,应请参与一些学术活动等。 

  这几年仍有机会以会会友、以文会友,感到很高兴。 2014年应南开大学之邀参加了曾多次参加的海峡两岸图书资讯学学术研讨会,与对岸老同仁再续情缘,畅谈学界发展,交流甚欢。2016年,作为老主编被邀参加《图书情报工作》创刊60周年庆大会,作了“我与《图书情报工作》的一世情缘”的发言,获得台湾顾敏教授等的赞扬。

  没想到2014年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信资班和政务班会为我提供多年后再次与年轻学子直面交流的机会。他们将我与博士生合著的《信息资源管理导论》列为精读书目和专业必读文献之一,随即邀我去做讲座。与年轻的师生在一起自己也觉得年轻了,还为能得到他们的热情鼓励和校刊刊发了愉快的合影而感动。

  1995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首批博士生(也是国内首批图情学博士生)毕业, 邀我担任答辩委员(主席 ),一直持续到2013年,对界内“老大”武大信息管理学院的抬爱永远难忘。这期间,受教育部之邀还参与了两次长江学者的评议。

  为表示对西部地区建设的支持, 2006年起接受了湖南吉首大学的聘请成为特聘教授,直至2013年,期间与校图书馆馆长等一起申请课题做课题研究、写文章和专著,还讲授图书情报学科理论和实践知识等, 受到欢迎和肯定,又度过了几年愉快的时光。《信息资源管理学报》、《情报科学》从创刊至今仍让做刊物的顾问、编委,也成为鞭策我继续前行的由头。

  对于研究写作仍难割舍,当然节奏已变缓。花费了很多精力所写“美国图书馆协会期刊系列:调查与分析”一文于2012年发表。2016年,一家出版社慷慨地支持《孟广均国外图书馆与情报学研究文选》一书的出版。同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图书馆学卷(第三版)主编嘱我修订数条有关国外的词条。也在同年,中国记忆项目“图书馆界重要人物专题”将我列入名单,需整理一些资料。如此虽然有点忙,但也是“不亦乐乎”。

  也是在这期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列出图书情报学论文引用国内学术著作前10名,我和博士生合著的《信息资源管理导论》名列第三,《国外图书馆学情报学研究进展》名列第六。前者被不少学校作为教材或参考书,已出三版,10多次印刷。《湘潭大学学报》2014年“21世纪我国情报学研究知识图谱”一文将我列为“情报学研究涌现出的杰出代表人物”之一。读者和专家的首肯是我们戒骄戒躁,继续前进的动力。

  还有,不管多忙,只要无大病,党组织活动是一定要参加的。社区的一些公益活动如捐赠衣物、现金和图书,以及残联、侨联等安排的活动,也是要尽力参与的。遵纪守法,响应号召节约水、电、气等公共资源,过绿色低碳生活,也是坚决要做到的。

   

  

  感恩党 作为一个“80后”,仍被认为心态比较好,自己觉得这主要源于知足。能够看到中国日益富强,看到全国各项事业都欣欣向荣,看到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都已跻身世界一流,用百姓的话说“都赶上了”,真是从内心感到喜悦、自豪,觉得不枉此生。不必讳言,曾经对各种严重反道德、反人性的无良、腐败,感到愤怒,曾经对一部分人暴富起来,而不少贫困百姓过得非常艰难等不公平现象感到不解,但看到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大力除恶扬善,竭力扭转不公平的局面,取得了辉煌战果,整个社会继续向健康的方向发展,还是比较满意的。

  随着国家的发展,这几年退休金连涨,生活质量不断提高,也是庆幸“赶上了好时候”,感到满足了。当然,也有“小不幸”,由于长期久坐和熬夜,20146月被确诊患了前列腺癌,但还能坦然面对,只让医生当普通疾病保守治疗,自己一如既往,粗茶淡饭,读书写作,参加有关活动,还去境外旅游。经过治疗,现指标已正常。我深知,这完全得益于党和国家对老知识分子的关照和对人民卫生保健事业的重视。这期间,中心党委书记、副馆长和综合办主任等领导分别到家看望,也体现了党的关怀和爱护。因此对党和人民常怀感恩之情。

  更让我感恩不已的是:2015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全国所有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及抗日将领或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作为抗日将领的父亲因已去世只好由我们子女代为接受。父亲的骨灰盒原安置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四室,因与2012年去世享年百岁的母亲合葬,被迁移到部长墓地。党和国家对原国民党抗日将领、起义军人、民主人士(父母均为民革成员)的照顾与尊重,让我们后代和海内外亲友都非常感动。 严父慈母高贵()的传统美德和言传身教是遗留给我的宝贵财富。遗憾的是我无能、无力完整地整理父亲同盟会员——北伐革命军人——抗日爱国军人——起义革命军人——民主人士的传奇人生。 在党的教育、培养下,他们的四个子女都成为了中共党员(其中三人为教授,一人已去世),可告慰他们在天之灵了。

   

  

  现在自己已意识到,该静下心来,放缓“节奏”,降低“频率”,服老、养老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党更伟大,国更富强,人民具有高素质,早日全面实现美好的中国梦。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