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相传
首页 > 专题活动 > 薪火相传
深切怀念张玺教授
来源:海洋所 曾呈奎   时间: 2020-08-28    字体大小[]

   

  我第一次见到张玺教授是1934年成立不久的中华海产生物协会在厦门召开的暑期研究会议上。当时,张玺刚从法国回来不久在北平研究院任研究员,而我刚从厦门大学毕业,在该校任助教工作。我们全体参加研究会议的人员一起照了像。我对张玺教授的印象是一个豪爽的“山东”大汉,一个实干的科学家。

  我们的第二次见面是在1950年解放后的青岛,他同吴征镒和王家楫两位先生一道,奉刚成立不久的中国科学院的指示来青岛,同童第周教授和我商议成立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的有关问题。

  194962日青岛解放不久,北京准备召开中华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会议,电报邀请童第周教授和我前往参加筹备委员会。在会议期间,我们会见了正在筹备成立中国科学院的竺可桢教授。我们讨论了关于成立海洋研究所的问题。

  当时,中国研究海洋的力量一共只有二十几人,除了两位搞物理海洋学的人员,即山东大学的赫崇本和厦门大学的唐世凤以外,都是搞海洋生物学工作的,包括以张玺为所长的北平研究院动物学研究所,人员最多,但有关人员也只有十几人;以童第周和我为首的山东大学动物系和植物系,有八人;以王家楫为所长的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有四人。所以,竺可桢表示应当首先把这些人组织起来,先成立海洋生物研究室。这个研究室有一个附带任务,就是积极扩大力量,为成立海洋研究所创造条件。

  1949111日中国科学院成立了,下设几个研究所,其中有水生生物研究所,所长为王家楫研究员。这个所创建在上海,包括淡水和海洋生物的研究,王所长和伍献文副所长都是水生生物学的研究人员,王家楫研究原生动物学,而伍献文是研究鱼类学的。院部有意接受童第周和我的意见,在青岛成立海洋生物研究室,并征求了王家楫和伍献文的意见,据说也征求了张玺的意见,他们都表示同意。

  1950年初春,院部派王家楫、张玺二人加上吴征镒教授组成三人小组来青岛,首先同山东大学商量调童第周和我出来主持海洋生物研究室,其次是同我们商量成立研究室的有关具体问题。这是十几年之后我同张玺的第二次见面。

  不久,中国科学院决定在青岛成立海洋生物研究室,将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的大部份人员调入,以童第周为主任,我和张玺为副主任。同时,还在厦门成立厦门海洋生物研究室,以北平动物所的沈嘉瑞教授为主任。两年后,因国民党飞机轰炸厦门而内迁长汀,不久就停办了。

  海洋生物研究室81日正式成立时,除了童第周和我以外,还有跟随童第周工作的吴尚懃,跟我工作的张峻甫、娄康后和分配来所工作的大学毕业生纪明候、管秉贤、任允武、郭玉洁及孙继仁等人,另有4位职员及2位工人共计16人。当时,张玺副主任正在北京组织来青岛人员的搬迁工作及留京人员的安排,因此,他没能参加研究室的成立会,而是于两个月后,195010月率领齐钟彦、刘瑞玉、李洁民、马绣同等同志并携带有关标本、仪器及图书来青岛参加工作。以后,张凤瀛、张孝威、成庆泰、郑执中、吴宝铃、郑守仪等海洋动物学家及许多青年相继来室工作。

  在研究室建成的17年间,张玺及他领导下的工作人员对中国海洋无脊椎动物的分类区系、形态和生物学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对北自鸭绿江口南至西沙群岛进行了多次的调查。张玺在1957-1960年担任中苏海洋生物调查团中方团长,领导了青岛、塘沽、大连、舟山、湛江和海南岛的调查,特别是对海南岛的调查规模最大,前后做了春、夏季及秋、冬季两次调查,获得了丰富的资料和标本,推动和发展了我国的潮间带生物学研究。

  张玺先生个人擅长软体动物后鳃类的研究,他在法国完成的《普娄旺萨沿海后鳃类的研究》和回国后完成的《青岛沿岸后鳃类的研究》,以及以后的《海兔的研究》等都是他的代表作,都曾受到国际同行的高度评价。他在调查中对海洋中危害极为严重的船蛆和海筍以及对养殖非常重要的牡蛎、扇贝和珍珠贝等的分类生态和生物学都做出了贡献,对这些动物的防除和养殖都打下了坚实基础。

  张玺先生的另一工作是原索动物的研究。1935年他首次在青岛发现了肠鳃类中的柱头虫,这是研究进化问题很重要的动物,过去高等院校都依靠从国外进口的材料,自从张玺发现在中国沿海也有柱头虫的分布之后,各高等院校即不需要从国外进口了。以后于1963年和1965年又发现了肠鳃类的另外的种类—多鳃孔舌形虫。1936年他在青岛发现了厦门文昌鱼的一个新变种,对它的形态、分布,以及与厦门文昌鱼做了详细地对比,发表了论文,以后于1962年又发现并发表了短刀偏文昌鱼在中国的分布。

  张玺先生曾是中、苏、朝、越四国渔业会议的成员。他参加了会议的历次学术会议,并于1959年代表中国参加在越南召开的学术会议。1961年赴苏联参加分类区系学术讨论会,另外还于1958年代表中国参加巴基斯坦的科学年会。在历次的会议上都宣读了学术论文,扩大了中国的影响。

  在筹建南海海洋研究所时, 党委书记孙自平请张玺参加,他不顾年迈体弱和海洋所的繁重任务,毫不犹豫地慨然应允。从那时起,他便每年抽出时间到广州,为南海所筹划设计研究课题。

  他提出南海所生物方面的研究应以珊瑚礁的调查和珍珠养殖为主,同时对污损生物及其他生物的研究同步发展的战略,得到南海所同志的拥护。按照张玺的部署,南海所从事生物研究的同志陆续来我所学习。现在南海所的这些方面都有很大发展。

  张玺先生是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兼职研究员,为动物所培养了研究陆地及淡水软体动物的研究人员,在张先生的指导下,他们做出了很大成绩。

  张玺是中国海洋湖沼学会的第二任理事长,他组织团结全国海洋学及湖沼学研究人员开展各类学术活动,为繁荣祖国海洋湖沼的科学研究做出了贡献。

  张玺先生学识渊博,除研究工作外,他还先后在中法大学、云南大学、北京大学、山东大学等高等院校任教,讲授海洋学组织胚胎学、动物学和贝类学等。他经常接受国内外各有关单位的研究人员来所进修。中山大学、北京大学、湛江水产学院、南京古生物研究所和越南都曾派研究人员来跟他进修贝类学。在海洋所内他也培养了一批研究生及青年科学工作者。在培养人才和发展事业方面他取得了不可磨灭的成绩。

  我与张玺先生相识三十几年,与他共事也有17年,深知他是位德高望重,善良和蔼的同志。他从不在名利地位上计较,对党的指示和安排绝对服从。这从他由北京调来青岛工作和领导南海所的事情上就是很好的说明。他从不以领导自居,遇事和同志们商量,集思广益,把事情办好。他待人和蔼,与人为善,关心后辈,这些优良品质深受群众的爱戴。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