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我最后的科技项目
来源:合肥研究院 李自淳   时间: 2015-03-30    字体大小[]

我一生不爱当官,只好做事。有人说“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这话从概率的角度来说有点道理,但实际上“错误”和“做事”并不一定成正比。还有人说“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可以通过细心谨慎来做到“多做少错”或“多做不错”。我在工作中主持完成了14项较大的科技项目,都被评上国家或省级以上的科技成果,获得科技进步奖。其他小的技改和革新项目就更多了。其中当然少不了艰难曲折,但最后均获成功,做到了“多做不错”。下面想讲一个在2008年我做最后一个科技项目的故事,供大家参考。

我在上世纪80年代起就参加我国第一个“自主”核电站——秦山核电站的技改工作,主持把我们创新的氧化锌灭磁和过电压保护装置应用到该厂的1号发电机上,并获得安徽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从此秦山核电站和我们来往不断,我们给他们做了很多项目,解决了他们生产中的许多问题。

后来秦山核电站援助巴基斯坦建造了一个和自身一样的恰希玛核电站,我们的氧化锌装置也随之走出国门到巴基斯坦落了户。恰希玛核电站好像是秦山核电站生的孩子,从设计、建造、安装、调试到人员培训、运行维修指导,全部包给秦山核电站,运行了八年一直很正常。但到了2007年发现其核反应堆底部的乏燃料保存支架有缺陷,如不及时检修,,必将危及反应堆的安全。他们立即向中国提出要求解决。这个工作表面看并不难,就是普通的金属切割和焊接。但是核乏燃料是有放射性的,为了保证工作人员的安全,它是放在6深的水下保存的。要在这么深的水下切割和焊接就不是易事了。当时我国还没掌握这门技术,世界上只有法国和美国可以干,如请他们出马要价肯定可想而知。我国核工业部将此任务交给了秦山核电站。秦山十分重视,成立了专门的项目小组,特地盖了一座3层小楼,里面建了6深的水池,1:1模拟核反应堆底部的乏燃料存放水池。再花了2亿元的大价钱从美国买来他们过时的EDM水下焊割装置及全套配件设备。工作人员在那小楼里练了好几个月,掌握了水下焊割的全部技术,和恰希玛核电站联系好20086月份停机大修,解决此问题。

就在这节骨眼上,突然传来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巴基斯坦的电网太差,电压十分不稳,其波动范围最高可达±40%。曾经有我国的工作人员在那里给手机充电冲坏了手机。我国花巨款从美国买来的EDM装置在巴基斯坦将很难正常工作,因为美国的电网电压非常稳定,美国的设备完全不适应巴基斯坦的落后电网。如果因电压不稳造成EDM损坏,不但检修任务完不成,还会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这时已经是20083月,离出发到巴基斯坦只有3个月时间。秦山核电站的同志心急如焚,在万般无奈时想到了我们中科院等离子体所科聚公司。他们立即找我们公司要求解决,提供合适的稳压电源。但我公司从来没有搞过这种大功率高精度的特殊稳压电源,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供安全可靠的成熟产品没有把握。当时我已经退休5年了,但身体尚好,还在公司上班,就主动请战。因为我是上海人,对上海的情况比较熟悉。我知道上海有不少生产稳压电源的单位,可以向它们求援,我准备打一仗地方大协作的联合战。

我立即出发,先到上海,通过网络、电话和实地考察作初步调查,选定了几家候选单位,详细记录了他们的技术优势和现有产品。然后直奔秦山核电站,了解美国EDM装置对供电电源的详细要求。摸清了供需双方的底以后,我就起草了2份技术协议,由科聚公司分别面对上海的供货单位和需方秦山核电站。我是利用上海几个候选单位的现成技术和定型产品,按照秦山核电站的特殊要求,作适当改造定做非标产品,然后由我公司集中成套供应给秦山核电站。因为是我一人起草的,又经过了对双方详细周密的调查研究,所以两份协议吻合得天衣无缝,和供需双方都一拍即合,非常顺利。

我先和秦山核电站签了供货合同,又返回上海和候选单位签了订货合同。然后就在上海监督制造。按一般规定,我只负责技术,应另派一位同志负责谈商务并签经济合同。因为现在市场上盛行“回扣”之类的不正之风,几十万元的订货稍微漏点零头就相当可观。“一人为私,两人为公”。但我们公司对我高度信任,委托我一人全盘负责技术和商务。供货方在签合同时暗示我是否要加点“油水”,我明确表示“油水”一分钱不要,但质量也一分不会放松。对方对我从心底里敬佩,从此合作非常正派而顺利。我几乎每天跑加工单位,这些单位都在郊区,交通很不方便,我都坐地铁,到附近再转公交车或出租车。中午都在单位食堂和大家一起吃5元一份的简餐。几次单位要请我“出去吃”,我都谢绝了。

由于是非标加工,干什么都费劲。我就和加工单位的同志一起改图纸,定工艺,跑市场,买配件,检查质量,严格把关。我好像成了他们的“临时总工”。他们从厂长到工人对我都很尊重,说我把他们单位的水平都提高了。

我在上海一直干到4月底,眼看外协的产品都落实了,我作了最后的检查和交待,确定“五一”长假后就交货,全部送到合肥,这样我才回合肥和爱妻团聚。

“五一”节刚过,上海协作单位的订货就全部送到合肥科聚公司,我公司上下立即忙开了:质检部严格检验,一丝不苟;技术部编写出厂技术文件,认真细致;工程部负责组合配套,联合调试,配钉标签铭牌。我这位退休多年的“前总工”依然发挥作用,和大家一起忙前忙后,干得热火朝天。

一切都搞得完善妥帖了,交货期也快到了,我们通知秦山核电站来合肥验收。核电站组织了5人的验收小组来合肥,对装置横挑鼻子竖挑眼,做了各种严格的考核试验,最后全部合格,他们表示十分满意。

我们用3个月完成了秦山核电站要求的全部工作(其中有部分是在上海协作单位完成的)。5月底我们如期交货,把全套装置共10大件发运到秦山核电站。他们又在站内进行了真机试用,全部达到要求。最后如期发运到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在大修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我们的装置在恶劣的电网和气候环境里连续运行,除了早期有一起很小的缺陷,很方便就被消除外,全部运行正常,保证了EDM设备的正常工作。

通过这次大修,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水下焊割修理乏燃料装置的国家。秦山核电站电气队和专业小组用我们的设备顺利完成了对恰希玛核电站水下装置的检修,对我们提供的EDM专用电源十分满意。他们在2008年底写的年终总结中写道:

EDM(专用)电源的特点:

采用大功率自动补偿式稳压器,在供电电压变化范围<±15%时,保证输出电压波动范围<±2%,在电网质量很差的巴基斯坦保证EDM及其他用电设备工作正常。

1.1   采用带抽头的三相变压器,一套绕组就获得380V220V110V三种电压,比多绕组变压器节省体积、重量和造价。

1.2   输出采用多种规格的空气开关和万能插座,无论中式、美式或其他各种类型的电器插头都能直接插入,非常方便。

1.3   每个插座都有独立的熔断器保护,一路故障不影响其他回路工作。

1.4   整套电源由2台柜子组成,每柜顶上有吊环,下部有可拆卸的万向滚轮,搬运十分方便。

1.5   设有温控、过压、短路等多种自动保护功能,可靠性高。

1.6   为了保证EDM设备作业的安全稳定运行,其供电电源要求稳定可靠。为此而设计制造EDM专用电源。在实际使用中,我方从巴方提供的电源接入EDM电源柜中。在整个辐照监督管改造过程中,EDM电源工作稳定可靠,仅靠一套电源柜即完成了改造工作。另一套作为备用。

1.7   EDM电源满足了设计和使用要求。在整个改造期间,虽然EDM电源柜几乎处于长期供电运行状态,但设备工作稳定,稳压性能良好,发热正常。特别是针对恰希玛现场系统电源电压波动的情况,实现了稳压输出,从而保证了EDM设备的正常工作。

1.8   电源屏操作方便,指示简单直观。在正常使用时,屏柜的主要操作按钮仅需要操作“启动”和“停止”按钮,设备即可以启动并进入稳压输出状态,最后退出运行。在设备运行期间,通过输出和输入电压表、电流表和信号指示灯,可以很直观地了解到电源屏的运行状态,因而便于监控。

配电屏有380V220V110V等几种级别的电压输出,在实际使用中,该功能方便了现场各种电压等级设备的使用。且各个输出回路有独立的短路或者过载保护,保证了当某一负载发生短路等故障时,能够将该回路单独断电保护,而不会影响其他负荷的供电。在实际使用中,该功能的优点得以很好的体现。(摘自秦山核电站一期电气队,2008年总结报告)

我通过谨慎细致的工作,穿针引线,把我们科聚公司、秦山核电站和上海协作单位三方的积极力量充分调动起来,通力协作,联合作战,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就圆满解决了问题,最后三方都很满意,达到“三赢”;并为国争光,填补了国内核电技术的一项空白。我今生的这最后一个科技项目给我画了个圆满的句号。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