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忆两件小事
来源:大连化物所 余道容   时间: 2015-03-16    字体大小[]

记得那是19743月上旬,组里派我去长春应化所出差。我两个儿子在念小学,他们的吃饭问题(尤其是午饭)是由我来解决,我在一二九街上班离家近,沙国河在二站上班,中午没法赶回家。

我给他们蒸了两锅包子。估计他们熬点苞米粥,能吃上四、五天。第五天出差回来时,邻居对我说:昨天晚上只剩一个包子了,当爸爸的很晚还没有回家来。哥哥叫弟弟吃了那一个包子,自己却说:我不饿。

我没埋怨国河,我知道那段时间七室的工作太忙了,他们每天要“奋战”十几个小时,为向国庆十五周年献礼,整个七室在张存浩先生带领下忘我地工作,每个人都把“家务事”丢在脑后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知识分子的生活条件只能算是温饱,粮食够吃。可是其他副食供应每人每月只有半斤肉、三两油、2-5斤大米、白面、半斤鸡蛋。鸡、鸭、鱼只有过节时才供应。好在,所里领导不知从哪个牛奶厂弄来牛奶拉到所里分给职工每人半斤。后来增加到一斤,这就给所里职工的健康带来极大的好处。虽然没涨工资,没有奖金,大家工作起来还是“干劲冲天”。

第二件我不能忘记的事是这样的。不记得是那一年了,当时我们一家四口只住在一间14平米的房屋里,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当时只休星期天),张存浩先生急匆匆地来到我们家,就那么站着(我还不知道安排他坐板凳或床边)对沙国河说:“老沙,你那样解释不对……”国河说:“……我怎么就不对了。”张先生又说:“……你就是不对。”国河也不“示弱”:“我认为……没错。”只见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得面红耳赤,声调也在升高。我是外行,不敢相劝。就这么站着争论了一刻钟,两人还是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好像张先生有点气呼呼的,他转身就出门回家去了。我批评国河说:“你就不能心平气和,态度好一点吗?”我担心他们像“吵架”似的争论学术问题会伤了和气。

第二天下班回家,我问国河:“昨天你们争论的问题弄明白没有?张先生没生气?”国河答道:“怎么会生气呢,问题已经讨论清楚了。”我从旁人得知,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讨论工作和学术问题,当看法不一致而引起激烈争论时,真像是在“吵架”一样,不知情的旁观者还以为他们势不两立。后来张先生去北京基金委工作,除了回大连时要去参加他们组里的工作讨论会外,还经常与国河在电话里互相交谈工作和论文中的问题。即使在休息日或晚上,通话讨论也多长达半小时以上。他们互相配合是很默契的。沙国河常说:“我是幸运的,来所就分在张存浩先生手下工作。”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