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鏖战核电站
来源:合肥研究院 李自淳   时间: 2015-03-16    字体大小[]

提起核电站,不少人立即会谈虎色变。因为曾经发生的美国三里岛、前苏联切尔诺贝利、以及最近日本福岛核电站的事故,犹如二战中日本广岛命中的原子弹一样可怕。虽然这样,全世界各国包括日本政府都没有放弃核电。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对能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而电力始终是能源的主帅。最近新兴的风电、太阳能电等虽然被誉为“清洁”、“可再生”,但终究不能成为主力,水电和火电始终还是主力电源。但“靠天吃饭”的水电一定要有火电来补充和保障。传统的火电烧煤和油,不但严重污染环境,而且地球上煤和油的储量都很有限。所以发展核电也可以说是“无奈之举”。不过现在各国都把核电站的安全等级提到极高的程度:要求能经受地震、海啸和喷气飞机的冲击,一般还要求耐湿热和盐雾,所有设备都要求在一个换料周期(大约十几个月)内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故障。我们中国也不例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浙江海盐兴建我国大陆第一个核电站—秦山核电站,从一开始就始终把安全放到第一位。

这个核电站是我国自行设计、自行研制、自行安装、自行调试并自行管理维护运行的“全自主”项目。但由于文化大革命严重损害了我国的制造和科研力量,前期设备存在一系列问题。承担秦山核电站1号发电机制造的上海电机厂发现当时国内最大的300MW汽轮发电机转子灭磁和过电压保护存在严重隐患。已经在安徽淮南洛河电厂运行的同类机组转子过电压保护曾发生10次爆炸事故,灭磁开关维护量过大而且容易烧坏,可靠性不高,核电站的同志对此深感忧虑。

这时我们等离子体物理所的氧化锌灭磁和过电压保护技术在东北白山水电站300MW水轮发电机上获得成功。1986年通过了中国科学院组织的专家鉴定,并获得中科院科技进步二等奖。所里成立了“电气设备厂”,专门从事氧化锌压敏电阻的研制和应用开发工作。秦山核电站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来找我们,希望我们把这项新技术用到核电站的发电机上。我们经过仔细的分析研究,认为完全可以。但是核电站有个“潜规则”,就是坚决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任何新技术都不能在核电站第一次使用,必须先在其他同类机组上试用成功,然后才能用到核电站。这样我们就和上海电机厂一起去找安徽省电力局,要求在上海电机厂生产的洛河电厂300MW汽轮发电机上试用我们的氧化锌灭磁新技术。安徽电力局正为洛河发电机的事故频发而焦心,一听我们的意见非常支持,并且还指派省电力试验研究所协同配合工作。这样,由我们等离子体所牵头,会同洛河电厂、上海电机厂和安徽电力试验研究所四个单位,于1988年联合在洛河电厂1#机上试用我所新研制的GBM1型氧化锌灭磁和过电压保护装置。经过一年的试运行,共动作13次,全部正确成功,达到“零故障”运行,还避免了一次烧坏灭磁开关的重大事故。1989年对装置全面复测,技术参数不变,证明性能稳定可靠。1989年底通过了省科委组织的技术鉴定,1990年获安徽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此基础上,秦山核电站邀请我们参加19903月在上海召开的技术研讨会,到会的有核电站各部门、核总师办、设计单位华东电力设计院、制造单位上海电机厂、安装单位浙江火电建设公司共26位代表,会议共开2天,我一人代表等离子体所出席,要面对这么多专家老总的提问,感觉有点像诸葛亮“舌战群儒”的味道。但我清晰细致的介绍和对各种提问的详尽解答得到了众人的赞同,最后会议一致认为:“目前由上海电机厂设计采用的灭磁及过压保护是不可靠的,应该增设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生产并已通过使用鉴定的氧化锌压敏电阻灭磁和过压保护装置,以提高31万千瓦汽轮发电机的运行安全可靠性。”(摘自秦山核电公司<90>秦办字第112号文件)

我们立即和上海电机厂签订了供货合同,按照核电等级的苛刻要求和严格标准提供新产品。我亲自主持把关,全厂协力精心设计研制了一台MB11型氧化锌灭磁和过压保护新产品,我还亲自负责到秦山核电站现场安装调试。最后在1991年底,我国大陆第一座“全自主”的核电站准备正式并网发电时,我所的万元熙所长亲临现场坐镇指导,和大家一起度过了那激动人心的不眠之夜。那天晚上,全国各地所有的制造供货单位都有人到场,各路英雄云集,按预定程序对每一台设备进行最后的投运试验。哪家的设备有问题,哪家的人员必须立即上去处理解决,其他所有人都在那里观望等候。那种场面真是惊心动魄!轮到试验我们的设备时,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上了。但我看到万所长镇定自若,稳如泰山,就把心往下放好,摩拳擦掌准备决一死战。由于我们全体员工的精心工作,我们的设备质量可靠,所有试验全部一次成功,顺利通过“考试”。到最后一台设备调试正常投入运行,已经过了半夜12点。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来到了,那是19911215014分,秦山核电站的电气总工陈国舜提起右手,沉着地按下了310MW汽轮发电机的合闸按钮。发电机悄然无声,平稳地并入华东电网。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宣布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首次并网发电成功,其意义不亚于“两弹一星”和“航母飞机起降”的成功。我们那个高兴和激动啊,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拉着万所长、我所的小梁和核电站的电气队长徐俊栋请记者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作为那难忘时刻的永久纪念!

我们这台设备在秦山核电站稳定运行了12年,只在早期发生过一点很小的缺陷,我在大修期间亲自去处理解决了。后来一直“零故障”运行。但按照核电站的规定:所有设备不是等坏了再更换,而是到了规定年限不坏也换。这样到2003年我们又做了一台新的产品把原来的装置换下来。为了检验我们产品的抗老化性能,我们把运行了12年的旧氧化锌元件运回本所检验,结果特性曲线和12年前出厂检验的资料完全重合,说明我们的产品用了12年没一点老化迹象。

秦山核电站对我们的产品质量深信不疑,1996年推荐在我国援助巴基斯坦建设的恰希玛核电站采用我所生产的同样的MB11型氧化锌灭磁和过电压保护装置,至今一直运行良好。2005年秦山核电站1#机又进一步采用我们的新产品全套励磁灭磁系统装置。此外,上世纪90年代我们还给秦山核电站提供了“落后电池单独补充电器”、“应急柴油发电机转子过电压保护”等非标产品,都获得核电站的好评。

2007年核电站请我们专门研制“应急柴油发电机自复励静止励磁系统”,要求在主发电机故障停机和电网瓦解(像日本福岛核电站遭遇海啸那样)的紧急关头,应急发电机立即自启动,9秒钟内转子要升速到额定转速,励磁系统自动升压到额定电压,发电机立即投入向全厂供电,处理停堆冷却等应急措施。这是核电站的“命根子”,要确保万无一失。我公司彭总挂帅,符总亲自主持,在很短时间内圆满完成了任务。2008年由我主持在3个月内完成10台大小各异的高精度大容量非标稳压电源,赶赴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供检修使用。

我们的产品在核电站苛刻恶劣的环境条件中,高标准严规定的特殊要求下,长期安全可靠“零故障”运行,得到核电站同志的高度评价,证明我们产品的质量高度过硬。我们长期在核电站鏖战,攻坚克难,屡胜不衰,用我们的努力为中国核电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