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首页 > 专题活动 > 纪念建国建院65周年征文
忆崔哲同志二三事
来源:西安分院 李喜堂   时间: 2015-03-04    字体大小[]

文革中,我没上成大学,上山下乡两年,参军五年,复员后,于19796月调入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工作,开小车。

1982年,开始用业余时间上中央广播电视大学读语文专业。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简称西安分院)党组书记、常务副院长崔哲同志得知我上电大后,对我说:“我支持你上电大,如果你信得过我,就把你的作文拿给我看看,我给你提提意见。”

崔院长的一席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与关怀。本抱着“试试看,不行就算了,不上电大了”的我,心被重重地震撼了一下。为了不辜负老院长的殷切期望,我坚定了信心,克服了许多困难,读完了三年的课程,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书。

崔院长是受人尊敬的老一辈领导,他身上有金子般的品行,而生活却朴素简洁,且严于律己,是我一生学习的榜样!

 拨乱反正,落实知识分子政策

西安分院成立于197811月,即粉碎“四人帮”之后。因此,恢复教育,培养人才,拨乱反正,纠正冤假错案,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成了两院成立之后的首要任务。

崔哲对西安分院系统和机关职工恢复教育培训及提高职工素质的工作十分重视,他责成教育处设立了职工培训部,并设专职干部,对参加专业培训及上“电大”的同志进行管理;鼓励职工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专业学习,如财务、党校、英语、计算机等方面的业务学习。为鼓励学员取得好成绩,西安分院专门规定:凡成绩合格者,可凭证报销上学费用,给予额定的现金奖励。

同时,崔哲组织西安分院领导班子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对老专家、学者恢复职务、充分信任、放手使用的工作上,使他们有职、有权、有责;对扣在知识分子头上“臭老九”的帽子予以清除;对广大知识分子和科技工作者夫妻长期分居、住房困难的、对子女工作、孩子上学方面存在问题的、以及职称恢复、工资、奖金、休假等方面都放宽了条件,陆续落实政策,使问题得到解决。如光学专家龚祖同,土壤学家朱显谟等学者,“文化大革命”中被错误地打成“反动学术权威”,被隔离审查,受到冲击和批判,并株连到子女。崔哲首先对他们落实政策,肯定了他们对科学事业的贡献,恢复了他们的职务,并充分信任他们,让他们自己选择科研项目,自己选择接班人和助手。同时,及时解决了他们子女的工作安排问题和其它不公正的待遇问题,使他们思想得到解放,全心全意投入到科研事业中去。

 深入科研第一线,推动科技事业发展

崔哲1937年参加革命,1938年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延安马列学院进行了三年系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学习,打下了扎实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基础。毕业后,在中央宣传部工作。崔哲一生投身于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经历了抗日战争以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各个时期,一直在党的宣传、科教战线上担任领导工作。1958年担任中国科学院陕西分院党组书记兼副院长以后,结识了许多知识分子,和科学家做朋友,对科技工作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带领科技工作者,为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事业做出了积极地贡献!特别是对待科技工作者,用崔哲自己的话来讲:当作朋友对待。他也善于和科学家交朋友,常常深入科研第一线,与科技工作者同吃、同住、同劳动,共同研究问题,共同解决问题,科技工作者也喜欢和他在一起谈论工作,讨论问题。

陕西分院时期,崔哲把著名的小麦育种专家、西北生物土壤所研究员李振声当作朋友对待,经常到离西安100公里外的杨凌西北生物土壤所看望李振声,往往在那里一住就是一个星期,并深入到李振声的小麦试验田与李振声共同劳动,到办公室与李振声促膝谈心,研究解决科研中的困难,支持李振声的工作。1978年,西安分院恢复成立后,崔哲一如既往,继续支持李振声的科研工作。为使李振声安心工作和无后顾之忧,先后解决了李振声的住房和子女工作等问题,为李振声研究“小偃六号”等系列小麦品种,取得国家科技发明一等奖铺平了通畅的道路。

西安分院成立后,虽然崔哲年事已高,身体较弱,但他不改老作风,经常深入宁夏固原中科院水土保持研究所(下称水保所)基地,陕西安塞水保所基地以及中科院西北植物所李振声小麦试验基地等科研第一线。

19839月,西安分院领导班子换届,崔哲退居二线。1984年,陕西商洛行署请求中科院提供科技人员和技术方面的支援。为做好传、帮、带和推动中科院的院地合作工作,崔哲义不容辞地带领分院副院长吴守贤和十几名动、植物、微生物等方面的科技工作者奔赴商洛,与商洛行署协商,议定了商洛三年科技开发计划。此计划的实施,为商洛地区脱贫致富解决了实际困难,提供了科技支持,并取得显著成效:1984年至1986年,共完成926个开发课题,产值达750余万元,利润200万元,获得陕西省1986年农村科技进步一等奖。

严于律己  品格高尚

作为分院的管家人,崔哲严于律己,永远把自己摆在普通劳动者的位置。

机关办公室安排专人每天给院领导的办公室打扫卫生,但是,崔哲却主动地打扫厕所和走廊的卫生。

机关外事工作和其它接待工作忙碌时,车辆不够用,崔哲就不让办公室安排自己的工作用车,而是骑自行车上下班。

偶尔遇到急事因私用了车辆,他必定要告诉司机到财务室通知财务人员按规定从自己工资中扣除用车费用,而且事后要过问落实。即使是工作中因私用车绕了一点儿路,这些费用他也要主动给公家交纳。当然,崔哲在西安分院任职五年中,仅用过两次私车,都主动给公家交了费用。一次是到医院接生孩子的女儿出院,一次是在工作回来的路上顺便绕路去看望一位生病的老朋友。

机关盖新楼,单位给崔哲分配了一套三居室的新房。崔哲首先考虑的是业务干部更需要,让给业务干部住。第二次分房时,崔哲同样又让给了其它干部居住。一直到离休后,机关又盖新楼,没有住房困难户了,崔哲才搬进了旧楼居住。崔哲在个人问题上,从来不向组织伸手,从来不考虑个人的利益。

分院进行过多次工资调整,因指标有限,崔哲每次都明确告诉干部处,不要把自己列入调资人员之中,尽管他自己十多年从来都没有升过工资,早已具备调资的条件,但他还是要求重点照顾科技人员和业务人员。有一次调资,干部处认为,轮也轮到崔院长了,该为崔院长增加一次工资了。于是,把崔哲列入到调资人员名单之中。但是,崔哲知道后,还是把自己的名字从名单中划去了。直至离休,崔哲没有给自己增加过一次工资。

崔哲院长于20046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光辉形象却永远刻在广大科技人员和分院职工的脑海里。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