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周年
首页 > 专题活动 > 改革开放40周年
春风吹生的英语培训班
来源:朱晓军 邱永祥   时间: 2018-12-26    字体大小[]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人生如白驹过隙。改革开放40年,国家从落后到富强,党和人民创出了一条辉煌的改革之路。此时,我们不由想起在改革之初中科院半导体所的一段往事,仿佛如昨。

那是在1978年初,全国科学大会的春风吹进了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这个坐落在北京东城区大取灯胡同九号一座深宅大院里的老资格研究所,这里有黄昆、林兰英、王守武、王守觉等多位院士为首的一批老科学家,还有250人左右的中青年科学家。当时,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党号召要“敞开大门,请进来,走出去”。这些老科学家大部分在国外生活工作过,对外交流语言上没问题。绝大部分的中青年科学家的英语水平也都不错,可以阅读英文科技文献,有的甚至可以用英文写论文。但还有不少人过去学的是俄语,英文能看不能说,口语有困难,听力更不行,不能和人用英语交流,语言障碍成了最大的拦路虎。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当时在所人事处教育科任科长的朱成大同志有了办英语口语培训班的想法,这与院机关教育局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和同事们经过认真研究,取得了所领导的同意之后就开始筹备。诸多工作得到了人事处、行政处的大力支持,特别是主管研究所日常工作的副所长刘大明同志的支持,使办班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在研究所里办英语培训班,这显然是个新鲜事儿,有一系列的问题要解决:教室、课桌课椅、教材等,但最大的问题是缺教师。我们四处寻找,经同志朋友介绍,在通县发现了第一位有英语教学经验的好老师。他文革前毕业于南京解放军外语学院英语系,留校从事教学工作,文革后期复员回家。因为没有对口的工作,只能在通县机器煤球加工厂天天加工煤球,一干就是10年,我们就把他请了过来。我们还找到了一位老师,更神奇。他是混血儿,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是中国人。他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文革前被定为“带帽反革命分子”,下放到河北省某农村劳改,只有摘掉他“反革命分子”的帽子,才能回北京。这两个人都很适合当英语教员,但两个人都有“政治问题”,这在刚刚结束文革、多年“阶级斗争”的阴影在人们头脑中还没完全消散的时候,聘请他们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

朱成大和同事多次到地方了解情况,进行沟通,奔走在通县、河北省公安厅,地区公安厅,县公安局等地。在通县了解到,那位复员的同志在解放军大学校里十多年,受党的教育,一直表现不错。在通县劳动期间得到了工友们的好评。在当地党支部组织的老工人座谈会上,大家都说他表现很好,进行了表扬。“政治问题”只是其父亲被揭发有政治问题的怀疑,并无事实依据。对那位戴帽子的混血儿同志,了解到是在困难时期有些错误言论,但并不是“恶意攻击”,而且这位同志和农民处得相当好,都为他说好话。我们和地方讲,这是个人才,你们地方要能留用,我们不夺人所爱,否则就放给我们。最后公安系统为他摘掉了反革命分子的帽子,我们一起回到了北京。

我们还在广州招到一位女老师,这里又有一个骇人的故事。我们派出两位同志到广州某部了解情况,住在解放军的一个招待所里,是平房,极少有人住。他们俩住下后,想拿床下的脸盆用,突然发现床下有一条蛇,而且是银环蛇,毒性很大,真是吓人,马上换住房,幸好没闹出大事。这时已有六位老师了,本所原来有三位,又外聘三位,我们成立了英语教研组。六人的英语特点非常匹配,有的口语好;有的翻译好,曾担任过板门店朝鲜战争停战谈判翻译;有的基础知识扎实,有长时间英语教学经验,他们的组合有很强的教学实力,对圆满完成教学任务起到了保障作用。                     

英语口语培训班于19785月份开班,一共举办了六期,每期三个月到半年左右,共培训了200多名中青年科学家,对他们的科研工作、对参与国际交流合作都起到了促进作用。第一期有25名学员,用时半年,由于效果比较明显,第二期的报名人数大增。据参加第二期培训的所里科研骨干李致杰同志讲,第二期有40来人,从1979年的3月到11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经过培训班的学习之后,他于1983年初作为访问学者,去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访问三年,进行联合科研工作。后来于1989年,经院里考核、国家体改委派遣,赴美参加中美合办的高级管理培训项目,用时一年。他说,在英语口语培训班的学习对这些国际学术交流有很大帮助。李致杰还回忆了一件事,在1988年,他已经是半导体所的副所长了,当时苏联来了四名院士,由院里安排,到所里进行学术交流。他带领这四名院士到各研究室参观,各室的同志多能用英语向客人介绍自己和本室的科研工作。参观结束时,苏联客人问,你们所的人员都能用英语介绍工作,这是怎么做到的。李致杰就向客人讲了英语培训班的事儿,客人听了连连赞许。可以说凡是所里出国合作交流的科研骨干,都在口语班学习过。他们回国后都非常感谢这些老师,敬重这些老师。感谢朱成大、教育科的同志的热情帮助,使他们有了重新学习和提高的机会。

经过几年的办学后,培训班基本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朱成大同志调到研究室担任党支部书记,但他仍关心着培训班的老师们。因为在研究所长期保留几位英语老师是不可行的,他曾经谋划过这些人的出路。最后有的同志调到院机关从事国际科技交流工作,有的到怀柔院管理学院担任老师,有的在所里从事科技情报的翻译,有的到企业公司任职。现如今出国培训机构、学习机构如雨后春笋,举不胜举,但在40年前的改革之初,像中科院半导体所这样的语言学习机构,却像一颗启明星,为改革之初第一批走出去的科研工作者尽了心、出了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告诫我们,改革开放已走过千山万水,但仍需跋山涉水,我们绝不能有半点骄傲自满,故步自封,必须勇立潮头,奋勇搏击。时光飞逝,40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当年培训班的组织者、参与者有的已经故去,有的已经移居国外。我们不能忘记为科学工作者开山铺路助力的人们所付出的心血,我们将在这辉煌时代,以焕发的精神,以己力之所能,为科学院的发展创新贡献绵薄之力。向改革开放40年致敬!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