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风采
首页 > 老年大学 > 课堂掠影
我爱你 老年大学
来源:长春光机所 侯名娴   时间: 2015-07-10    字体大小[]

1989年退休时,长春光机所老干部活动室就有了书法和国画学习班。尽管我一点基础也没有,但在同志们的鼓励下,也参加了学习,并开始对书画产生兴趣。不久,中科院老年大学长春光机所分校成立,得知后我是又惊喜、又兴奋,立即报了名,成为第一期的正式学员。真是做梦也没想到,退休了还能有上大学这样的好事!从此,我便成为这所“老人学府”中最认真、最用功,也是最活跃的学员之一,开始了我的老年大学生活。时至今日,我已成为这所学校中学龄最长、年龄最大的真正的老大学生了。回想起二十多年来老有所学的生活感慨万千,今生无憾也!

由于学员较多,最初每个学员只允许参加两门课的学习,而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得到特殊照顾,允许报了三门课,非常高兴。最早学的是国画、摄影和书法,后来又相继参加了集邮、桥牌、水彩画、电脑图片处理、电子琴、烹饪等,每个学科都像吸铁石一样把我牢牢的吸住了。我从初级班学到中级班,再到高级班,光结业证就攒了一大摞。有人说“老年大学的课没有你不学的”。事实上也真是这样,只要老年大学开的课程我几乎都学了,只有一门贴画课,实在是没有时间学了。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除了白天上课,晚上还要做作业,同时要为第二天学习的内容做准备。此外,我每天早上还要参加晨练1-2小时,几乎风雨不误,还参加了所里的门球队,时常进行练习和比赛,还有老年合唱队、腰鼓队等等。孩子们开玩笑说你比我们还忙呢。

我出生在一个家境贫寒的家庭,因父母早逝从小就没进过学校的门,全靠长大成人后自学了一点字,参军后在解放军这所大学中从速成班开始逐步提高,才有了一点文化,七十年代又经过专业培训学习了一些专业知识而成为一名医生,而少年失学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大遗憾。老年大学成了我弥补这一遗憾的最佳场所,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如今,每当自己画出一幅满意的画,写出一行满意的字,拍出一张“新、特、美”的照片,弹出一首流畅的乐曲,总会从内心发出一丝微笑和自豪。多年来参加所里的书画、摄影展已成为我汇报学习成绩的重要方式,其中多幅作品获奖也成为了我继续努力学习的动力。孩子们为了支持和鼓励我,还将我的部分书画作品编辑整理后,出版了一本画册留作纪念。

学习集邮使我的知识面得到了很大的扩展,也体会了“国家明信片”的伟大;烹饪班的学习也使我在了解这些“舌尖上的文化”的同时,也体验了生活的乐趣。老年大学的生活趣事真是数不胜数。

老年大学同时还为我们这些老同志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沟通和交流平台,同学们坐在一起交流学习心得的同时,还相互分享着国家和光机所发展带来的快乐,生活的充实和愉悦使自身的幸福指数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我所老年大学的发展一直以来得到了所领导的重视,所里尽可能地为我们老同志的学习、生活创造条件,学习的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多彩。虽然我现在86岁了,已步入高龄,但仍深深地爱恋着这块宝地——老年大学。上老年大学学习仍将是我最重要的生活内容,我离不开它。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