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保健
首页 > 康寿园地 > 养生保健
健康感言
来源:院机关离休干部 魏耀文   时间: 2013-12-20    字体大小[]

   长寿,在我父母时代可能就是所谓“人生七十古来稀”,而我今年已经八十七岁了。当下活到八、九十岁已不罕见,目前北京八十岁以上领取“爱心服务一卡通”的人越来越多,百岁寿星也常见于各种媒体。在我的观念里“健康长寿”不是多数人认为的寿命数字及无病无灾,它的内涵更应为有质量的快乐生活,而有质量的生活并不一定是多么高的物质享受,尤其不可能完全不生病,世上没有不生病的人,哪怕是年轻人。回想我的年轻时代,活力四射,我从小爱好运动,游泳、滑冰、乒乓球、垒球(我还是投手呢)等等各种运动都有涉及,后来连孩子游泳和骑车也是我教会的。从孩童到中年虽然伤病常有,但那时身上有种神奇的能力仿佛会一夜之间就能完成从伤病员到运动员的角色转换。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多种老年病附体,之后再也甩不掉,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颈椎病、重度骨质疏松、腰锥管狭窄、白内障、老年性耳聋……,越数越多,而且越想摆脱它们,它们就会越缠越紧。

我从许多抗癌明星身上受到启发,他们能够乐观面对“不治之症”,长期“与癌共舞”,我为什么不能坦然接纳这些老年病,心态放宽,与它们打太极,见招拆招,不强求根治,从而带病长寿。

我患有白内障,换了人工晶体后,眼睛比我女儿还看得远。我的老年性耳聋影响到正常生活时,就去配助听器,看电视、听广播、打电话、亲朋聚会以及上街购物等各种社会活动都不再有大的障碍。对待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遵从医嘱,规范用药,将它们长期控制在相对正常水平,避免大幅波动。我因重度骨质疏松,从1986年到2000年曾4次骨折,之后我从饮食及药物各方面注意补钙防止骨质过度流失,日常活动减慢速度保证安全,我住是老式楼房,家在4层无电梯,我就把下楼去超市菜场购物当成骨骼锻炼,近十几年未再发生过骨折。我的颈椎病被诊断为最严重的一型--脊髓型,由于重度骨质疏松不适于手术,只能保守治疗,我除间断服用根痛平片外,从调整日常生活习惯入手,读书报看电视玩电脑时间不过长,适时活动头颈及全身各部位,这样还强制休息了眼睛(过去我总抱怨老花镜配不好,看书时间不长眼睛就酸胀,实际是年岁大了及白内障术后调节能力降低所致),我还利用睡眠时间充分休息颈椎,根据不同睡姿调节荞麦皮枕头的高度,“枕颈不枕头”的效果很显著,多年下来颈椎病很少再捣乱了。我现在是北京电视台<养生堂><健康北京>节目的忠实观众,每晚必看新闻联播,对于体育及各类文娱教育节目也有广泛兴趣,并常与家人朋友讨论分享。有了良好心态,就能“与病共舞,带病长寿”,也给自己和周围的人创造了愉快氛围,共同享受有质量的现代生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