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
首页 > 康寿园地 > 精神生活
歌声悠扬 回忆情长
来源:李自淳   时间: 2015-12-31    字体大小[]

在合肥西郊美丽的科学岛上有一个全省闻名的《爱乐合唱团》,她是由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创办的,她云集了科学岛上全部单位的音乐爱好者和歌唱人才,有男女歌手50多人,曾经于2007年和2013年两次获得安徽省第3届和第5届合唱节比赛银奖。

合唱团的雏形产生于上世纪90年代。那时等离子体所经常举办大合唱比赛。各部门单位积极组织职工参加,所里歌声如潮,对活跃职工文娱生活和推动科研工作、增强集体凝聚力起了很大作用。那时所里没有钢琴,唯一的一位会拉手风琴的俞国扬就成了“抢手货”,几乎每个单位演出都要请他手风琴伴奏。老俞是“北大才子”,才华横溢的研究生和研究员,不但在学术上造诣高深,音乐底蕴也相当丰厚,曾在北大指挥过大型乐队。他视音乐为第二生命,追寻音乐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止过。那时的“合唱”根本没有声部的概念,大家都唱一个调,现在看来,那只能叫“大齐唱”,指挥也只能算“打拍子”。老俞在为各单位伴奏的同时,还热心兼做艺术指导,帮大家定声调,练发声,提高歌唱水平,普及音乐知识。每次比赛下来,名列前茅的总是俞国扬所在的研究室联合支部合唱队。关键是因为有老俞当指导兼指挥,还有爱乐合唱团现任领队李桥生的女高音领唱,她那银铃般的歌声征服了所有观众。

记得199771日香港回归祖国时,等离子体所组织了大型庆祝文娱会演。大家载歌载舞热闹了好一阵,余兴未消,就在大礼堂南面的小屋里集体练唱,老俞自然就成了大家的领导和指导。那时什么条件都没有,老俞把自己家里的儿童电子琴带来定音调,带领大家学唱歌。合唱团的第一步就从这里起航了。

20009等离子体所正式成立爱乐合唱团,老俞是团长兼指挥,我是普通团员。后来老俞让我当男高音声部长其实我的高音根本不好,但老俞说声部长主要带领本声部团员唱得准,和大家融混一体,不要求个人突出。另外还要负责组织领导、通知联络等事务。我感到老俞说得有理,就从命了。

俞国扬团长要求很高,要求大家分成四个声部唱,那就是分成女高音、女低音、男高音和男低音四个部分。每部分唱不同的谱,我们每人都看自己声部的谱唱,还要注意和其他声部的配合。老俞当指挥就要同时看四行谱,一目四行,难度较大。编合唱谱的都是有水平的音乐家,充分考虑了和弦配合。四种不同音色的声音同时发出,混合到一起,会产生妙不可言的效果。我们刚一试唱,就被那神奇的感觉迷住了,大家爱不释手,决心把合唱团办好。所长李建刚和其他领导非常支持,拨专款给我们买了钢琴,还请了专业的辅导教师。我们每周都认真排练,水平逐渐提高。

    合唱团坚持以“普及高雅艺术,推广严肃音乐”为宗旨,积极参加本单位和省市的演出和比赛,用歌声传播正能量,为科学岛的创新文化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2006年世界核聚变的国际会议在合肥召开,我们第一次为外宾演出,发挥了我们的最高水平。外国专家们经久而热烈的掌声超过了任何一次其他演出,他们没想到这天籁般的歌声竟然出自我们这些普通的科技工作者,老俞的指挥精准洒脱,给他们印象深刻,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幕。2007年我们首次获得安徽省第三届合唱节比赛银奖,开始在全省歌唱界崭露头角。我们的劲头更足了,2008年又在等离子体成立30周年的所庆会上为领导和专家演出, 2009年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的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歌唱比赛中夺得桂冠。 其他凡是省里或市里有什么歌唱活动,我们都积极参加:如2005年参加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文艺汇演;2009年参加庆祝建国60周年省直机关歌咏演唱大会;2011年参加庆祝建党90周年省直机关歌咏大会;2012年参加安徽省直机关喜迎党的十八大歌舞演出大会。得到相关单位和广大观众的一致好评。

我们留下了一大串难忘的歌声:有雄健高亢的在灿烂的阳光下》,有声情并茂的把一切献给党,有歌颂祖国的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有情深意长的在水一方,有活泼欢快的掀起你的盖头来,有热情奔放的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有奥运热歌我和你,有校园歌曲垄上行,有欧洲少女优美的乘着歌声的翅膀,有赫哲小伙悠扬的乌苏里船歌》;还有《大漠之夜》、《美丽的梦神》、《念故乡》、《阿拉木罕》、《半个月亮爬上来》、《迎风飘扬的旗》、《天路》、《把我的奶名儿叫》、《雕花的马鞍》等等。我们的歌声传遍全岛,走进省市,为科学岛的精神文明建设,为提高大家的文化素质,活跃业余生活,有益身心健康,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老俞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可以说为合唱团呕心沥血,倾心灌注。从选定唱谱,到外请老师、争取经费、买钢琴、安排练习场地、主持学习排练,到定制服装、联系演出、安排车辆等等,林林总总,无不亲自操劳,精细安排。老俞平时都亲自带大家排练,一开始大家水平较低,基本没唱过四个声部。老俞就每个声部一句一句耐心地教。我们在他带领下,学会了分声部唱,听到了混声后优美和弦的迷人效果。我们尝到甜头后,劲头很大,就急于求成,想快点向前赶。这时老俞又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有一点瑕疵都要叫停,重新再练。

老俞以身作则,要求大家按时参加排练,不要迟到早退,随便缺席。他的家庭负担较重,工作又忙,但他每次来得最早,走得最迟;休息天老早来开门,最后还要关窗关灯锁门。他的出勤率是全团最高的。

2011年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全国掀起唱红歌热潮。合肥物质研究院应市委要求,也组织岛上歌唱骨干组团参加。领导亲自到场压阵,讲明不准随便请假缺席,并任命老俞为艺术指导。后来就是老俞带着大家很认真地练,但时间长了,难免有人缺席。有一次我家里也有要紧的事不能参加排练,我就和老俞说能否请一次假。心想我和老俞这么好的关系,就通融一下,眼开眼闭算了。谁知老俞非常认真,说请假必须通过物质院领导,他无权批准。我只好再向上级领导请了假。从这件小事看出老俞做事非常认真,坚持原则,铁面无私。

 有时在演出前个别团员水平跟不上集体,为了保证演出质量,老俞就明确那几位团员不上场演出。为此得罪了一些人,个别人还闹情绪和老俞过不去。我就劝老俞眼开眼闭算了,但老俞说要对整体负责,不能为了照顾个别人情绪影响整体的演出质量。他说得罪人的事由他来做,要我们不参与。

正当我们合唱团红火发展时,2011突然传来老俞遭车祸受伤的消息。大家心急如焚。特别是等离子体所的领导和同志,费了很多精力,采取了很多措施,配合医生做了很多工作。但老俞总是昏迷不醒,大家爱莫能助。

有人说曾经有植物人听了特别深入内心的声音,会奇迹般苏醒。我想老俞亲自选谱、亲自主持排练、亲自指挥演出的合唱,是他呕心沥血的心尖肉,是否能用此唤醒他呢?但又有人说老俞的大脑皮层都已萎缩了,根本不可能苏醒。这话也许是真的,但我还想试一试。我把十几年来我们合唱团演出的录音都找出来。听了一下,效果大多不好。在现场录的环境杂音很多很乱;在排练房录的虽较安静,但大家随便插话,中断,不成完整的节目。这样的东西不能给老俞听。我就想设法编辑一下,去粗取精,连贯合成。但找不到音频编辑软件我就向远在美国的儿子求助。他在百忙中从网上找到合用的软件,再传给我,并远隔重洋远方操作教我用。我终于学会了Audacity软件的使用,从一大堆录音资料里整理编辑出十首比较好听的合唱曲,全是老俞领导指挥下我们演唱的节目

我喜出望外,马上想去放给老俞听。但是因文件格式不对,不能用小型播放机带到病房去放。同事小夏同意用她的笔记本电脑去放的爸正在住医院需照顾,说好下周老爸一出院立即陪我一起去给老俞放录音,我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正在这时传来了老俞病故的噩耗,我悲痛欲绝。我只能在家里反复放那十首合唱,这是老俞的心尖肉。我又把那十首曲传给合唱团的其他团员,我想他们也会播放的,让这难忘的歌声陪同老俞上天,老俞听到一定会高兴的!

老俞走了,但是他留下了一支能继续开拓向前,不断追寻音乐梦想的团队。女高音声部长李桥生主动担起了领队组织的重任,迅速恢复了合唱团的正常活动,扩大招收新团员,聘请新指导。大家也更加配合李桥生的工作,齐心协力,努力排练,终于在20139月再次获得安徽省第五届合唱节比赛银奖。这是对老俞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老俞在天堂里我们合唱团继续发展,一定会笑得合不上嘴。祝老俞在天堂里永远有音乐相伴幸福快乐老俞的工作精神和音容笑貌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