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
首页 > 康寿园地 > 精神生活
不可断的茶忆
来源:刘军   时间: 2015-11-18    字体大小[]

母亲一生别无嗜好,唯钟情于喝茶,她觉得茶既提神又解乏。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桩事是烧水泡茶,空腹先喝上两杯。

母亲是真正的喝茶而不是品茗。品茗有那种伸出兰花指掀盖碗茶小抿一口的优雅,而母亲则是双手捧杯“咕嘟嘟”连喝几口,每喝下一口嘴里便发出“咝咝”声,就像久渴逢甘霖那样惬意,很香很香。

母亲每每拿起香茶,仿佛世间的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了。无喧嚣闹市之奢靡,无庸庸碌碌之沮丧,无漂泊异乡之凄楚,无宦海浮沉之感叹。每次看到母亲孩子般的表情,我都能被她的那种幸福所感染,渐渐的我也变得爱茶、嗜茶、离不了茶。

其实并不是什么好茶叶。当时父亲已去世,我们姐弟几个尚未工作,家境困难,喝的茶叶不过是壹角钱一大包的花红茶,或是一些价格便宜的茶叶末。

母亲曾经告诉我,品茶如品人生,百味茗茶,个中滋味,没有三五十年的阅历,很难品出茶味的心意。原来不理解母亲,后来渐渐长大了,对母亲的话才有了更深的理解。经历了高考、经历了求职,人生中的成功与失败渐渐多了起来,失落的时候手捧一盏茗茶,抿一口,心情顿时清爽很多;成功的时候,取出香茗,淡淡一口,顿时少了些许浮躁。茶是越新越香,可是这香没有苦尽甘来的经历,没有沉沉浮浮的生活,是很难体会的。

母亲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几个抚养大,我们孝敬她老人家的唯有香茶,然而母亲未能享受几年便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母亲严重时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天热时还好办,天冷了我们不得不实行控制用水了。特别是冬天的晚上,我们只能给一点点水她喝。母亲捧着这一点点水像捧着佳酿似地一小口抿下去。此时,母亲当年捧杯大口喝茶,喝茶后发出极有味的“咝咝”声的神态一一浮现在脑海,而这些已都成为往事,只能留在我们的记忆中了。

母亲曾说,她品了一辈子的茶,觉得味道最好的茶,叫做人生。母亲说我还小,我的这杯茶里还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它叫事业。如今,我走上了工作岗位,我的这杯茶渐渐也有了一点香味。与母亲比,我要幸运很多,我的这杯茶也香甜很多。

我们抱怨的只能是岁月和疾病的无情,把母亲的健康和理智剥蚀殆尽。腊月里的一天母亲患重感冒卧床不起,就像快要燃尽的蜡烛在北风中摇曳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我守在母亲床前,母亲已不能言语了,一丝气息艰难地悠悠游向人生的终点。我用茶匙将一点点水送到她嘴边,她却一点也咽不下去了。母亲常用的那只茶杯在母亲病重后便受到冷落,杯盖上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寂寞地倚在墙角。

时至今日,母亲去世已一年多了。今年我们又一次聚在母亲的墓前,献上一杯茶,茶水碧绿,香气缭绕,九泉之下爱喝茶的母亲,您能感受到儿女的一片心意吗?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