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
首页 > 康寿园地 > 精神生活
歌声伴我度夕阳
来源:地质地球所退休干部 易善锋   时间: 2014-03-26    字体大小[]

人人都唱歌,处处有歌声,这就是生活。退休生活常有歌声相伴,也是一种享受。

 

唱歌让我变顽童

老年歌词记不住,儿时歌声忘不了,这是老年人的通病。但常常想想、哼哼、唱唱儿时的歌,可以让你回归山野,回归学堂,回到儿时伙伴之中,享受童趣稚气,似返老还童,大有舒心健身的功效。

我儿时学唱的第一支歌是没有词的:吆,吆哦吆!吆,吆哦吆!吆哦吆哦吆,吆哦吆哦吆!那是一首小放牛伢儿们各自赶牛上山时彼此遥相呼应的一种牧歌。每当鸡叫头遍,天刚破晓,这穿过蒙蒙晨空的牧歌。悠悠扬扬地在山村内外回荡,成为山沟里开启一天生产生活的启鸣曲。这首美丽的牧歌,至今仍然萦绕在我心头。有时候在林荫靜处散步,心中哼起这首歌,顿感童趣无限,俨然是一个老小孩了。

年龄稍大一点,放牛伢们学会了唱一些俏皮的歌。有一首唱道:

你在高山,我在凹()里,

你一跤(gāo)绊(bǎn)倒,滚到我胯()里。

不是我的八儿挡倒,不晓得你滚到哪里。(押韵的重音在每句倒数第二个字)

有时哼哼儿时在山沟里唱的这首乡音浓郁但难登大雅之堂的歌,自己也变成故乡村野的老顽童了。

寒冬腊月读书识字时爱唱的一首歌是:

      雪霁天晴朗,腊梅处处香。

      骑驴把()桥过,铃儿响叮当。

      响叮当,响叮当,响叮当,响叮当。

      好花瓶中采,伴我书声琴韵,

      共度好时光。

每当冬雪过后读书看报时,哼儿时的这歌,望窗外的那雪,就像回归山沟村舍,享受大自然的美丽风光,大有心旷神怡之感。

      人人(呀)都说咱俩好,阿弥(呀)陀佛天知道。

      第一次去你家,你不在,你妈妈说你田间挖野菜。

      第二次去你家,你也不在,你家的大黄狗咬我的裤腰带。

      第三次去你家,你又不在,你妈妈出来打我两锅盖。

      第四次去你家,你还不在,你妈妈说你进了棺材。

这首歌大概是在中学里学会的。它诉说着母亲干涉青年男女交往的过程,虽有几分伤感,但没有埋怨。它是在重新见面后唱的,情真意切,老年人哼哼,也别有情趣。

有一次社区“春馨合唱团”搞联欢活动,我高兴地唱起了下面这首童年的歌;

那天我打从你门前过,你正提着水桶往外泼。

      泼到了我的皮鞋上,街上的人儿笑呵呵。

      你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只眯这眼睛望着我。

      你什么话也没有对我说,你只眯这眼睛望着我。

唱着唱着,没想到竟把几位歌友老妹们的童趣也激发出来了。她们手舞足蹈,后来竟挽起我的胳膊舞起来了,引来满堂欢笑。这回不是我一个,而是一群老顽童了。

 

以歌交友情谊浓

在研究所离退办组织的老年合唱团唱歌,开头都是一些熟面孔。地质所与地球物理所合并后,又接触到原地球所的许多老年新朋友。到社区的“春馨合唱团”唱歌,既遇到住在一个大院里面孔熟悉但不知姓名的歌友,又遇到许多非本院的未曾谋面的新朋友。

在所里唱歌,领头的是我的一位同行老同事,没想到我俩在歌曲选择、歌调安排、歌声处理等方面所见往往相同,你唱我和,俨然是合唱团里的一对老顽童。不时还能在所里、社区的联欢会上看到听到我俩的男声二重唱的身影和声音。不幸,20078月,他离开了我们,让歌友们十分怀念。一生遭遇过多种磨难的我,养成了不再悲戚戚回忆过去的本事,把曾经拥有也当作一种幸福,常在回忆中感受和体会那曾经的亲情与友情。他送我的那本前苏联流行歌曲集,成了我重温这段友情的载体。

在所里唱歌,除了一位大我一岁的歌姐,其他全是歌弟歌妹。加上我不时说一些他们能够接受或者乐意接受的有关唱歌效果的评论,我享受到了歌友们对我的好感和关爱。有一位歌妹,过去在工作中打过交道,退休后一起唱歌,把友谊又加深了。她特关心人,热情细致,又很能理解我的经历和处境,让我倍觉温暖。在一次所离退办组织的旅游中,我们两对老夫妇照了一张合影,我给这张照片题名为二胡之家。不要以为我们都是拉二胡的,只因为她和我老伴都姓胡。

在社区唱歌,最早的领头人中有两位是居委会女干部,我叫她们安平和淑霞,我和安平已相识多年,她们的先生和安平本人都是中科院的人,渐渐地我们三家成了好朋友。有一次我生病住院,她俩捧着鲜花来看我,坐在我病床两边,那热情和亲切的问候与祝愿,让我感到象兄妹一样的温暖。后来,她们辞去社区工作,淑霞搬到中关村住,安平也和她一道转到中关村唱歌,但我们三家仍有来往。一次,淑霞带朋友从中关村来海棠花溪赏花,我们不期而遇,她那溢于言表的热情和笑容,我至今不忘。

她们走后,“春馨合唱团”在原来的王团马团带领下继续活动,她俩对我很关照。团里绝大多数人比我年轻,对我同样十分热情友好。因为从不点名,我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但见面时那关切的问候和眼神,着实让我感动。坐在我跟前的两位歌妹,渐渐地彼此熟悉了,说话中多了几分亲近,三人成了朋友。20076月社区组织团员到京郊八奇洞游玩,我们三人照了一张合影,题名为八奇洞三结义,忍俊不禁,别有情趣。

听说王团的先生满腹音乐才华,不仅能吹拉弹唱,还会作曲,大家力劝王团拉他入伙,王团说她拉不动。20069月,在社区组织参观丝绸展览的活动中,我见到了这位先生,我们两人很聊得来。当我得知他和我同岁,都属狗时,我说:“一条狗太孤单,你也来吧。”他笑笑,没有拒绝。我乘势把社区负责文体的副主任叫来,说他要加入合唱团,副主任当即握住他的手,高声欢迎,站在附近的歌友们一起鼓掌。至此,他就愉快地走进他夫人领导的合唱团。来后,果然表现出众:钢琴伴奏、萨克斯吹奏、打印歌谱、制作节目单、给集体和个人制作伴奏带……为合唱团干了许多好事。加上老两口率直幽默,时而一唱一和,时而一说一顶,妙趣横生,深受歌友们欢迎。我和他也成了朋友,其乐融融。

 

唱进人民大会堂

退休后我的另一个唱歌的去处是我老伴所在的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离退休人员组成的“老朋友合唱团”。我们两个所原来是一个所,1978年才分成两个所,那里的离退休人员多数是我的老朋友、老同事。在如今老年活动阴盛阳衰的情况下,每当他们团有什么演出活动的时候,总会想起邀请我这个男家属参加,我也高兴去会会那里的老朋友老熟人,同他们一起乐呵乐呵。我曾在地震战线工作多年,参加他们团的活动,也让我有机会见到了多年无缘相见的一些老相知老相识,那份惊喜,那种感动,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2005年,我随“春馨合唱团”到中央民族乐团礼堂参加了北京市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年老年合唱比赛的初赛和复赛。恰在这时,中国地震局决定在“老朋友合唱团”的基础上,吸收地球所、地壳所、仪器厂、北京局的离退人员,组成中国地震局老年合唱团,去参加“中央国家机关离退休干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铭记历史’大型歌会”的演唱,他们又把我拉了进去。我在那里重会了许多老朋友,结识了一些新朋友,特别是见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天津宁河一同找出“震源”的那位老同行,彼此都很激动。在那里,我渡过了一段亲和欢快的日子。

不久,我随他们到国务院离退休干部活动中心去唱歌,接受审查。可能是铭记历史大型歌会的领导觉得中央国家机关的部委太多,为了让各部委的合唱团队都能登台演唱,决定把唱同一首歌的部委组成一个团参加演出。于是,我又成了商务部、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地震局、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5个部委组成的200多人大合唱团的一员,和他们同唱歌曲《到敌人后方去》。

我们5个部委的成员决定到商部礼堂,由商部合唱团的指挥组织大家合练,一共练了三次。那个指挥是专业出身,有才华,有水平,把那支歌曲处理得有起有伏,气势磅礴,大家也心气高涨,唱劲十足。这世界说大大,说小也小。有一次练歌结束,竟在商务部礼堂门口碰到了我湖南老家的一位中学师姐。虽然我要赶紧去乘车,只同她寒暄了一小会儿,但这个意外的小插曲给我来了惊喜,也让我回味久久。

合练结束,得知准备去人民大会堂正式演出。啊,人民大会堂,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国家领导人决策国家大事的地方!大会堂中央大厅的那个主席台,那是国家主席(总书记)、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政协主席等最高领导人主持大会的地方,我们要站在这么庄严的地方高唱一曲,不敢想象。然而它即将成为现实,我们这些老人的兴奋,虽不像年轻人那样又蹦又叫,但那种热烈的劲头,在回程的路上长久不能平息。

2005719日,铭记历史大型歌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虽然开幕时间是下午,但我们这几千人于上午10点都盛装进入了大会堂各厅,我们团被安排在辽宁厅休息待命。我们许多人亲身经历过抗日战争,这次参加抗日战争胜利60年的纪念活动,大家心中都有一种历史的沉重感。同时,能在这个地方参加这样的活动,心中又是很兴奋的。在这种高兴的气氛中,我和老伴身穿演出服在辽宁厅和中央大厅主席台前照了两张合影,这可是我们俩特有意义的蓝宝石婚照啊!

下午,铭记历史大型歌会在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隆重开幕。歌会共有19个合唱节目,包括50多个部委的合唱,新四军老战士合唱团和民革中央老干部合唱团的合唱,中间穿插着6位老歌唱家的独唱和对6位抗日将领后人的采访。每首歌曲的演唱团队都是二三百人,歌声嘹亮,气势高昂。这歌声在大会堂里飞扬,庄严热烈,荡气回肠。这对我们这些离退休人员来说,能亲身参加这样有意义的活动,回顾历史,展望未来,心情激动而愉快,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又增添了难忘的精彩。

 

草根专场音乐会

我退休后的唱歌活动,经常会收获出人意料的惊喜。除在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主席台演出过以外,也曾到几个高规格的音乐场馆表演过。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到有中国的音乐圣殿之称的北京音乐厅登台唱歌。

那是2001628日,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在北京音乐厅举办庆祝建党80周年专场音乐会,观看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出。既然冠名研究所的专场音乐会,至少它的开场节目应当由研究所自己来演。于是,我们这个老年合唱团和所里在职人员合唱团一道,就名正言顺地登上了北京音乐厅的大舞台。我们高兴地用心地唱了两首歌,一首是伴随我们职业生涯的勘探队之歌,一首是庆祝香港回归的东方之珠。不管唱得如何,满堂掌声热烈,在后台等待上场的交响乐团的演员们,都鼓励我们说还很专业嘛

最意想不到的惊喜是,“春馨合唱团”竟也举办过一次专场音乐会。作为合唱团的一员,我能参加这场草根专场音乐会的表演,心中的激动很难用言语表达。这种惊喜,让留在心中的美好回忆永恒。

2011714日,在社区领导的支持和主持下,“春馨合唱团”在亚运村文艺中心举办了一场以唱支歌儿给党听为主题的庆祝建党90周年合唱音乐会。音乐会由9个大合唱(含3支无伴奏合唱曲),3个女声小合唱,1个男声小合唱,1个男声独唱组成,中间穿插2个器乐节目。应当说,这场音乐会唱出了我们的水平,加上大家临场用心、发挥得好,比平时的水平还有所提高。这更得益于马宁指挥有方,让各个声部错落有致,把每首歌处理得优雅流畅,充分利用了大家演唱专长,提高了演出的水平,赢得了听众的赞赏,取得了很好的演出效果。

我一直认为,唱歌是一项健身活动,而唱新老歌曲、会新老歌友也是一项心活动。健身悦心,自感年轻。我们虽然年事已高,但正如所老年合唱团学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曲调在去年演唱的那首自我调侃的歌中所唱:“年老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白发一大把,皱纹脸上堆。人变矮,腰变肥。感觉也很美,早就忘掉今年有几岁。”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