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
首页 > 康寿园地 > 精神生活
辣味人生事
来源:刘维芳   时间: 2014-03-03    字体大小[]

        甜咸酸苦辣,食之五味,我独钟其辣。

     早点,若是粉、面,我一定要撒点辣椒酱调味,否则,就会吃欲大减。至于正餐,更要备有辣料佐料,要不,这餐饭也会打折扣。是故,我家的橱柜常常备有两种以上的辣椒酱。调味品商人也无时无刻在赚我的钱。我之于爱吃辣,似乎是跟遗传基因有关,又像是受家庭生活环境影响所致,反正在幼年时期就开始有了辣瘾了。

     记得有那么几年,我的家乡遭受特大的自然灾害,粮匮油乏,人们很难吃上一顿大米饭。难得父亲偶而弄到一餐稍为像样的番薯饭,我们作为子女的已高兴得手舞足蹈了。可就是在这种境况下,为了照料嗜酒如命的外祖父,母亲还是将舍不得吃的一些番薯之类杂粮偷偷地酿成酒,孝敬他老人家。有时,酒是酿出来了,但是家里实在拿不出下酒菜,怎么办?这时外祖父总是教我们到外面采摘几枚野山椒充当下酒之菜肴。但见他一只手颤颤的端起酒杯,另一只手捏着一枚辣椒,饮一口酒,咬一口辣椒,慢慢地品尝。不多久,他那菜色的脸膛便泛起微红,眼眶里也时不时地闪出了泪花,说不清这是对女儿的感激,还是被辣激素的强烈作用所致,抑或二者兼而有之。外祖父爱吃辣,母亲亦然。在乡下老家之时,每次吃饭,她总是喜欢将几枚辣椒捣碎,拌着醇味的鲜汁,用筷子蘸着辣味极足的汁料,有滋有味的吮吸起来。在这种吃辣椒氛围的熏陶下,我自然而然的跟辣椒交上了好友。儿时家乡种有酸杨桃,成熟季节,果实累累。有时偕几位小伙伴儿搞上一小箩,将之压扁榨干酸汁,沾点早已备好的辣椒盐,便是我们一顿丰盛的水果宴了。    

     光阴迅速,往事如烟,童年早就走得很远了。现在我的生活环境同先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喜吃辣这一习性却一点也不改变。常闻中国的饮食习性是南甜北咸中间辣,但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却也很喜欢吃辣,这很使一些四川、湖南的朋友大惑不解,其实,人们对食味之偏爱,是很难以区域来界定的。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lituixiu@cashq.ac.cn